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控—冯玄一

古人未死,抬头可见相似。 吾道不孤,不必定指今人。

 
 
 

日志

 
 

399:儿时取暖的辛酸记忆   

2015-11-11 23:38:01|  分类: 散文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我出生在云南高寒山区。儿时家里穷,住土坯墙、茅草屋。有一年雨水特别多,一连半个月都是下雨,屋顶漏雨严重。一堵墙已经被浸潮。有一天中午,我放学回家吃午饭。我和妈妈妹妹围坐在漆黑的小桌子上吃饭。屋外仍旧下着淅淅沥沥的雨。突然,一块泥土从浸水的墙上掉了下来,掉到接漏下的雨水的盆里,发出哐的一声。我们都没在意,土墙偶尔掉泥巴是正常的。过了一会儿,又一块泥土掉下来,哐的一声掉到盆子里。我看了看妈妈,说:“我把泥巴端去倒。”妈妈制止我说:“管它,吃完饭再去倒。”正当我们埋头吃饭时,那堵墙轰的一声倒了一半。我们三顿时惊呆了。

那年我才上四年级。当时也不觉得,后来才意识到那次运气有多好。如果妈妈不制止我,我或许就被垮下的泥土埋在自己家里。

吃完饭,妈妈催我上学去。她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清理垮下的泥土。我不知道妈妈花了多少力气方才清理完毕,我也不知道那时妈妈是多么难过。

爸爸在外打工,挣来的钱只够一家人糊口。所以那堵墙一直没能补起。天晴后,妈妈带着我砍了很多松树枝插在窟窿上,勉强遮风。

夏天过去,秋冬季节,冷风从枯枝缝隙里吹进来,整个屋子都是寒冷的。妹妹的小脸经常被冻得通红。在屋子里烤火,真切体会到什么叫“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实在忍受不了冬天的寒风,妈妈就找来五六条蛇皮口袋,裁开缝成一大块,蒙在堵窟窿的松树枝上,勉强遮住了寒风。

现在想起来,真够心酸的。

2

儿时上学,冬天里天寒地冻。为了御寒气暖,大家都带个火盆上学。用大号油漆桶或者废弃的铁制洗脸盆,边上钻四个孔,用铁丝绑起,就成了有把手的火盆。在家烧好火,一路提着去上学。路途中遇到干树枝或者干牛粪,就地捡起,放进盆里烧。干牛粪烧火最理想,没有烟子,烧得旺,最妙的是还会飘出一阵阵幽香。

到了学校,大家把火盆放在课桌下,边烤火边听课。老师讲课手僵脚僵时也会蹲下身子烤火。

有一回,我把火盆放在课桌上——这是不允许的,人就跑去上厕所。等回到教室,木头做的课桌已经被火盆烫出一圈印迹。此事被同桌告诉班主任。班主任狠狠教训了我。我损坏的桌子,班主任要求我赔偿。我记得当时他给了我两个选择:一是家里按照尺寸重新做一张新课桌,二是赔偿5块钱。

放学回到家,我老老实实说了损坏桌子的事。妈妈啥话也没说。吃完饭,她带着我去了班主任家。她去求班主任放过我。记得她说了好多好多,甚至都哭了。最后班主任终于同意不要我赔偿。

3

如今,回到老家,遇到下雪天,我会架一盆火,从书柜里搬一堆书放在身旁,慢慢地翻。看到一段喜欢的文字,读一读;看到一幅漂亮的插图,多停留一会儿;想起一件什么事情,拿起笔在稿纸上写一写。妈妈会烤洋芋,黄黄的,香香的,很好吃。如果不想翻书,就放下,和妈妈一起烤洋芋。烤熟了,递一个给旁边专心致志看电视的妹妹。她接着洋芋,头也不回。

每到冬季,儿时的那些关于取暖的心酸记忆就特别清晰。

  评论这张
 
阅读(6984)|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