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控—冯玄一

古人未死,抬头可见相似。 吾道不孤,不必定指今人。

 
 
 

日志

 
 

190:旧上海扫黄趣闻   

2013-08-29 18:04:41|  分类: 历史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上海扫黄趣闻

“扫黄”一词,大多数人都不陌生。虽说好多人都没有实际经历过,但是也有所耳闻,绝不陌生。“扫黄”往往和“打非”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个特定的词语。所谓“扫黄”,指的是“为禁止黄色文化传播对正常健康人群的毒害,由国家机构组织起来的打击卖淫嫖娼、清理并消除黄色书刊和淫秽录像带、切断性传播疾病的传播途径等旨在消除不健康性问题的依法行事活动”。“扫黄”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产物,旧上海时期就有。下面就是一则旧上海时期扫黄的趣闻,很有意思。

 旧上海对于淫秽色情书刊的出版,起初因为政府的禁制,是不公开的,暗地里进行。可是后来,一则是政府管理不严,二则是黄色书刊销量大利润高,大部分出版商都开始出版色情书刊,相习成风,渐渐半公开化,甚至公开化。按照当时的刑法规定:“散步秽亵文字图画,妨害善良风俗者,处以十元罚金。”书局老板们为了印制淫秽色情书刊,很知趣地每月或每季度送给巡捕房的包打听(即包探,旧时巡捕房中的侦缉人员,相当于现在刑侦大队里的刑警。)一二百元月规钱(是罚款的十倍二十倍还多,并且这些钱是被包探装进私人腰包,最多抽出一部分孝敬“上司”。)书商于是可以大胆地出版黄色书刊。

当时有家书店老板不肯花月规钱,巡捕房包探于是上门搜查,整个书店搜遍没有违法书刊。于是上楼到老板房间搜查,终于在楼上房间书橱里抄出了一套原本《金瓶梅词话》,分上下两函,21册。于是,第二天书店老板就被传到法院受审。

谁知这部“淫书”竟是这个坐在法庭上的法官的叔叔送给被告的,书的扉页上还有他叔父的签名。因此,这位法官问被告:“你这部书可是用来出卖的?放在哪里?怎么被包探抄着的?”

被告书商照实说:“这部书是朋友的赠送的,扉页上有签名可以作证。放在楼上的书橱里,并不出售。是被包探搜查书店时候顺手牵羊拿去的。”

法官又问包探:“是不是这样?”

包探知道了书的“出处”,很知趣,于是诚实地说“是”。

法官又问被告:“你还有什么话说?”

被告说:“我这部书仅仅是藏着,并不把它出卖,似乎够不上‘散步’两字。这部书,北京国立图书馆书目上亦曾列入,那么藏在家里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它各书店翻印的都有得卖,他们查不到,偏偏把我的私人书籍抄了来起诉,不知道这是何种用意?”

法官听完后,也不多说,当庭判决:“被告无罪,原书发还。”

原书有上下两函,但是在庭上只有上函,而没有下函。法官问包探是何原因,包探也不隐瞒,坦白地回答说:“下函院长还没有看完,明天一准送到。”

法官听了非常尴尬,被告也是哑然失笑。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592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