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控—冯玄一

古人未死,抬头可见相似。 吾道不孤,不必定指今人。

 
 
 

日志

 
 

无聊的下午  

2011-10-07 12:04:32|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师整天对着学生也是很厌烦的。学生们叽叽喳喳地吵,简直叫人心烦意乱。如果遇到一点烦心事,那就更不得了,简直气得直跺脚。我不是那种脾气暴躁的人,但是很多时候我也会发脾气。遇上不高兴的事,我会懒得讲课,学生呢?随便布置几道习题给他们做得了。爱做不做,由他们自个儿的性子。这种时候,孩子高兴,我也消气了。双赢。如今的“双赢”局面可是很难求的。就连学校也难求。领导怎么会和教师“双赢”呢?这种美好的局势竟然还在教师和学生之间保留着,可见教师和学生的关系是多么纯洁啊!至于学生的素质或者期末成绩,那就管不了了。由自然去选择吧。成龙自然上天,成蛇无疑要钻洞。自然选择的结果往往是最可靠的。你一定会问我,那么绩效工资怎么办呢?我可以拍着胸膛告诉你,领导一定会用放大镜找扣分点的。何必过多在乎钱呢?如今这个年代,用那点可怜的钱来换宝贵的时间以及比时间更加宝贵的“美好心情”难道不值得吗?

最近,我有一大堆坏心情。女朋友三番五次提分手,弟弟每天来四次电话催要生活费。我都快崩溃了。但是,使人崩溃的还在后头,这事情几乎让我停止呼吸。

今天早上,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

“你最近好啊!”他笑着。他总是爱说这种话里有话的话。说实在,我很反感这种说话。

“最近?最近好的。遇到的事情总不至于让我窒息而死。”

 校长桌子上放着一小盆文竹——就是那种袖珍型的,翠绿翠绿。

“那么,我有一个决定要向你宣布。”校长的胡子在鼻子下面一动一动!他的眼珠就像一个黑洞,透着阴森气息。他高高鼻梁上的厚厚镜片似乎是在掩饰眼睛里的阴森。但无论镜片怎样厚,那阴气照样射出来。“希望这个决定可以让你的心情好起来。”他低沉的声音继续传到我耳朵里,“你已经被调到六年级教语文了!同时上六一班和六二班。另外,校务会一致同意你做六一班班主任。哦,还有六一班思想品德,你也是要上的。”

“韩师,这不妥……”

“你听着,”他不等我说完就打断了我的话,“这是校务会的决定,我只负责通知你,从现在起,三年级你就不用管了。从现在起,请你专心干好你的本职工作。”

“不是韩师,我……”

“你别对我说,你有什么意见请当面在校务会上提。现在,请你到六年级上课。这是你的课表。”

我接过课表一看,每节都是满的。而且不单语文。

“韩师,这……”

“这个嘛,”没等我话说完,他又打断了我,“课表上虽然写着美术、音乐,但是你不用上音乐、美术,你上语文就行了。”

“韩师,这……”

“你是要说任务重吧。”我们校长大概是有病的,专门打断别人说话。“我知道,任务是重了一点,但是你要体谅学校,体谅领导。”

我糊里糊涂出了校长室。

“这不公平!别人,那只有一个考试科。我却有三个。还要班主任。这不公平的。别人只有十四节课,我却有二十六节。这不公平的。”

我体谅领导,谁又体谅我?

真的无言了。

第一节课,学生的声音把我整个儿淹没。我大声维持纪律,他们也大声吵闹,还跟我赛上了。我根本没法讲课。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来对付这群学生。几天下来,身心疲惫,什么事情也不想做。

晚间,对着电脑漫无目的在博客游荡。突然,一位知名人士在博文里写道:“没有蠢学生,只有蠢老师;没有垃圾学生,只有垃圾教师;我们从来不缺优秀学生,我们只缺优秀教师;这个社会上没有一个不合格学生,没有一个合格教师。”看了这些话,我心跳加剧,面红耳赤。立马关闭窗口,不敢再往下看。从此我就恐惧博客,特别是那些影响巨大的名人博客。舆论啊,你就不能对教师放宽一点儿要求吗?

顶着压力,我只能混日子了。现在,我的唯一目标就是,看好学生,不要让他们在我的课堂里发生安全事故。我感叹,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至于学生的成绩,交给自然选择吧!

我从一班跑到二班,又从二班跑到一班,整天就在这两个班之间的楼道穿梭,简直没有一点儿闲暇时间。见到做在办公室里聊天喝茶的老师,我羡慕极了。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够闲下来,那么我就读欧亨利的幽默小说,或者是福尔摩斯探险小说。我就面对着阳光倾心听林间野鸟的鸣唱。如果我有闲暇——别想有闲暇,堆积如山的作业本占据了所有闲暇,我一刻也不能闲着。

这样的忙碌时光持续了一周!我实在受不了。新的一周开始了,周一那天,我寻思着,必须跟校长谈谈,我的任务应该减轻些。

怎么说呢?什么时候说呢?直接到他办公室说吧!不妥。办公室里从来不谈事情。那么,在操场上说,趁他正晒着太阳、心情惬意的时候说。万一打扰了他的美好心情怎么办呢?看来这样也不妥。那么,该在哪儿说呢?

哦,我怎么糊涂了呢?酒桌才是谈事情的地方啊!花三百块钱请领导吃饭,陪他痛痛快快喝一顿,什么事情都好商量了。

哦对了,我说咋我的任务那么重,原来是我开学没有请客吃饭!哎,我是越来越糊涂了。在学校里,不请学校领导吃饭怎么行呢?

我决定周三晚上请客。校长、教导主任一起请。好好喝——周三晚上最方便,因为周四早晨校长和教导主任都没有课——我已经调查清楚了。

周三下午,我一次又一次看表,终于快放学了。我亟不可待地拨通了校长的电话。

周四下午,校长叫我到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的门,我既兴奋又紧张。“韩师,”

“好啊,”他笑着对我说,眼睛里满含温柔。沙发上还坐着两个我不认识的人。“是这样,他们两个是新来的老师,六年级两个班的语文分给他们俩上,你就不用上了。班主任也不用干了。你的的课程表在教导那里,你去领。”

“哦,那……”

“按课程表上,从现在起。”他总是打断我的话,在他面前我似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是完整的。

新课表上,每天下午都是空白!我高兴极了了,“今天下午我就可以休息了。不用批改作业,不用在楼道来回奔走,不用……”高兴极了。

午饭后,我躺在床上,准备好好睡一觉。可惜睡不着。无论如何强迫也睡不着。我只得起床,到书桌上翻小说,看了几行字就没有了心情。就连欧亨利的幽默小说也没有心思。

“那么,我干点什么呢?”

我坐着呆呆的想。上课铃响了,我仍然没有得出结果。没有办法,只好到办公室看看有什么玩意儿。进门一看,他们有的忙着“偷菜”,有的“在象棋”中,有的“聊天中”,还有的不知在干什么鬼名堂。这时候,我突然想起跟我提分手的女朋友、想起一遍一遍催要生活费的弟弟。越发烦人,竟然头绪混乱,不知所措。

忽然,我也不多想就往校长办公室走。

“韩师,还是让我上课去吧!”

这一次他没有打断我。这大概是我在他面前唯一一句说得完整的话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4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