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控—冯玄一

古人未死,抬头可见相似。 吾道不孤,不必定指今人。

 
 
 

日志

 
 

完美人生  

2011-10-05 10:26:38|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个人。但我有一种特异功能:我能帮助别人实现人生梦想,只要付钱给我,一切我都可以帮你搞定。

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居八九。不过没有关系,你来找我,我能帮你实现你的完美人生。只要你告诉我你想要的,我就会让它成为现实——当然,前提是你给我钱。

我开了一间小店,店名就叫“完美人生”。

我的小店开在一条幽深的巷子里。巷子外面就是我所在都市最繁华的街区。

来到这条繁华的街道,看到人最多的地方,拨开人群,你面前是一堵棕灰色的墙,墙里有一道小门——只有门框。门框左边贴着一张白色的纸,纸上用红笔和蓝笔写着“完美人生,请往里走!”几个大字。走进小门,里面是一条狭窄而幽深的巷子。由于房屋的遮蔽,这条小小的巷子已经看不见天空。早晨,巷子里会有几缕阳光,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夜晚,这巷子里没有灯光,湿气环绕。与外面的灯红酒绿相比,这里是漆黑一片。我的小店就在巷子的尽头。我的店门上有一盏灯,灯光昏暗。一个老头就借着昏暗的灯光摆了一个摊子:墙上挂一幅画得不太规整的太极图,图两边是一副对联:

知前世今生

道人生真相

老头就坐在太极图前。他旁边总放着几本破旧的书,书皮上画着奇怪的图画,显得很神秘。他做在靠椅上,手拿折扇。打开扇子,上面写有四个字:福祸相倚。

我在小店门口竖一牌子,牌上写着我的店名:完美人生。

每天八点半,我准时上班。从不早到,从不迟到,我很准时。

夜色降临在这座城市,喧闹的街市早已灯红酒绿。走进巷子,黑暗向我袭来,湿气紧紧包围着我。八点半,我准时打开店门。摆摊的老头斜着眼睛看我,见我也看他,就迅速闭上眼,打开折扇。我关上店门。

我的店很小,也就十一平米。但是我在店里装了十盏灯。灯光把小屋的每一个角落都照得清清楚楚,也把进了门的人照得清清楚楚。我的小店陈设简单,除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之外,什么也没有。我把墙壁刷得雪一样白,上面什么也不贴,光滑明亮。我不愿意让我店里的灯光射到外面,所以,我把窗子封了,把门缝涂了。我总是进店之后就立即把门关上,然后再开灯。客人来了,敲门声响了,我把灯关了,等客人进门之后,关了门,灯才被打开。

我的店开业很久——我也没有计算到底有多久之后的一个晚上,门第一次响起。我关了灯,打开门,是个女的。她站在门口,想进又徘徊。她问:“店里怎么没有灯?”

我知道她在害怕。

“进来吧!”我温柔地说,“进来之后,就一切都明亮了。”

她进来了。但是似乎还是在害怕。

我快速地关上门,打开灯。面对突如其来的明亮,她很不适应。她眯着眼睛问:“你这里怎么那么多灯?”

我微笑着,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这是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我和她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桌子。她二十二,穿一件米色外套,长发披在肩头。她面容清秀,身材修长,是那种令男人心动的女人。

“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希望你帮我。你既然能够帮助我完美人生,那么我希望你帮我。我生长在偏远山区,父母都是农民。由于家庭贫穷,我中学没有读完就辍学来到这个城市打工。我四处找工作,受人歧视,过着无法言说的生活。我当过洗碗工,扫过楼梯,卖过菜。受人欺负,遭人凌辱,可是为了生存,我只能忍气吞声。很多时候,我在想,我到底哪里做错了老天要这样对待我。有一年冬天的傍晚,天色已晚,天空飘着细细的雨,天气冷极了。我从菜市场回我的小屋。突然,一辆自行车把我撞倒了。我的大腿正好划在一块玻璃上,鲜血流了一地。骑车的是个小伙子,他把外套脱下来包住我的脚,背起我就往医院跑。那一刻,我感动了,疼痛没有了,寒冷没有了,一阵阵暖流朝我涌来。后来,我跟那男人恋爱了。我们那么相爱,以至于让我相信我和他真的可以天长地久、白头偕老。但是,我错了,他看上了另外一个在城里买了房的女人,他移情别恋了。我十分痛苦。”

“你想要什么?”

“房子。车子。存款。我要他回到我身边。”

“付钱,如你所愿。”

 

很久很久,完美人生的门都没有响。但是,我仍然按时上班,从不不迟到。八点半,我准时把钥匙插进锁里。摆摊的老头突然和我搭话了。他说:“你在里面很寂寞吧?我可以借一本书给你,有书,时间就快了。”

“寂寞只属于那些心灵处在黑暗中的人们。”

就是老头和我说话的第二个晚上,完美人生的门响了。敲门声清晰地传到我耳朵里。进来的是个女子——就是上次来的那个女子。她容光焕发,姿色出众。她已经变成了那种时尚女郎,性感而有气质。她比上次从容多了,但她仍带着胆怯和顾虑。她用试探的口气说:“我还能提要求吗?”

“如果你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完美,你就可以提。”

“对,你说的对,我的人生的确不完美。我现在虽然有房有车,他已经和我结了婚。但是,这一切并不能使我满足。我知道人需要有知足之心。但是,我有权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更幸福的生活,更富裕的生活。我不能就窝在那间一百平米的房子里过一生。”

“说吧,你要什么!”

“我要别墅,大大的别墅,带庭院的别墅。一共四层,每层都要有阳台,阳台上要种着美丽的鲜花,四季常开的那种。别墅里要有精美的家具,每个客厅都要摆着真皮沙发和材质优良的茶几。主客厅要挂上一台超级大的电视,记住,要索尼的。哦对了,我还要一条狗,一条纯种斑点狗,一条活泼可爱的狗。当我们看电视时,它就睡在我们脚边,快乐地摇着尾巴。

“我的院子里要种上各种花,菊花、桂花、玫瑰、郁金香等等各种各样。我要花香飘满整个庭院。

“我还要一辆最新款的宝马和一辆最新款的奔驰。我喜欢这两个牌子的车。”

“付钱,如你所愿。”

她走了。她带着微笑走了。

她又回来了。她带着自信来敲完美人生的门,以前那种胆怯和顾虑完全没有了。

“我要LV皮包:经典款和最新款我都要。”

“付钱,如你所愿。”

“我要法国香水——我也说不出具体牌子,反正就是最名贵的那种!”

“付钱,如你所愿。”

“我要跑车:法拉利、保时捷。”

“付钱,如你所愿。”

“我要……”

“……”

人生就是这样,总有各种各样的需求,人生,似乎永远也不可能完美。黑暗包围着我的小店,店里却无比明亮。从黑暗的灯红酒绿的闹市走进漆黑的巷子,再走进完美人生这个明亮的空间。从这其中,可以看到很多很多人性的变化。我就坐在在这个被黑暗包围着的明亮的店里,看世间的一切。

很久很久,不知道是几个月还是几年还是几十年,很久很久,完美人生的门再没有响。但是,我还是依然每天按时开门、关门。那个摆摊的老头依然扇着折扇。一个日期已经模糊了的晚上,我打开门,刚要关上,老头站了起来,说:“我要进来。”

“敲门之后再进来”

“那么,我就不进来了。我告诉你,明天那女人会来。我知道你在等她。”

“我等的是一种叫做欲望的东西。”

那晚以后,老头就没有再来。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谁也不会关心他到底去了哪里。而老头的话,是真的,那女人来了。

“我很累。我疲倦极了。自从你第一次满足我之后,我一直很高兴。但是,我最近感觉到孤独、寂寞。我很富裕,是的,非常富裕。但是,别人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就连我老公也总是徘徊在我心灵之外。我渴望有一个人能够走进我心里,我渴望在心灵深处有一个伴侣。我太孤独了,我太寂寞了。请你理解我,请你帮我。”

“我告诉你一个消除孤独和寂寞的方法,但是不收钱。因为能不能消除要看你自己。”

“快说,什么方法。”

“爱,敞开心扉去爱。”

她走了。走出完美人生,走进黑暗,走进灯红酒绿的闹市,走到一个不再有明亮的地方,走到一个只有昏暗——甚至是漆黑,甚至是扭曲的世界里。

很久很久,女人再一次走进完美人生。

“爱,敞开心扉地爱,我做不到。我也不屑做到。我给钱,你直接消除我的孤独和寂寞。”

“唯有真诚的爱才能消除。”

“那么给我真诚的爱。”

“行,但是代价不是钱,而是回到你尚未走进完美人生之前。”

“那不是让我回到贫穷?”

“对。但也不完全是。”

“我给钱,你一定有办法。我不想被孤独和寂寞缠死。我不想回到贫穷。我给钱,你赶快帮我消除。”

“你别忘了,你的钱是从我这里得到的。”

她暴跳起来,大声嚷道:

“你他妈是谁啊?你个臭算命的,有什么权利说我的钱是你给的?老娘给钱,你做事。你还不乐意了。”

“你笑什么笑?装什么孙子?老娘告诉你,你最好把老娘的孤独和寂寞消除,否则,老娘就砸了你的店。”

我微笑着,微笑着。时间慢慢过去,她也慢慢平静了。她回到座位上。她忽然启发了似的看着我,问我:“其他客人都有哪些要求?”

“没有其他客人。”

“你是说完美人生就只有我一个客人?”

“对。从五光十色的世界走进黑暗,然后走进完美人生的明亮世界,然后再从黑暗回到灯红酒绿、光怪陆离的世界。来到这里的只有你一个,生活在黑暗和扭曲世界中的,却有无量数。”

她发疯似的冲出完美人生,冲进黑暗,消失在扭曲的街市。

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微风暴
阅读(2760)|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