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控—冯玄一

古人未死,抬头可见相似。 吾道不孤,不必定指今人。

 
 
 

日志

 
 

爱情与诗歌  

2011-10-13 18:51:14|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李晴和韩超又吵架了。跟往次一样,只为了芝麻大点事情——在外人看来。

韩超买了一本《海子诗全集》。那是他梦想得到的书。李晴下班后,看到他买的书,埋怨说:“又是一本破书,你有完没完?”

“这不是破书,这是最纯粹的诗歌,最好的诗歌。我喜欢海子,他是我的偶像。你怎么能说这是破书呢?”

“你就花一百块买这样一本书?”

“不是一百,是八十八。一千多页,最全面的收录了海子的诗。还是精装本。我觉得值。所以就买了。”

“那么晚饭你就吃这本书吧!”

“……”

“一百块,是咱两两天的生活费。你现在把它买书了,你就吃书吧!你看看书肚子就饱了吗?”

“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

“我无理取闹?这话你说得出口?你能不能醒醒?能不能现实一点?你整天读诗,整天写诗,怎么就不见你发表?怎么就不见你出名?别在搞那些破玩意儿了好不好?咱们要生活。没钱怎么生活?”

“你别侮辱我。我写的那些不是破玩意儿。”

“……自欺欺人……无可救药……”

她随手拿起小桌子上的几页信笺,使劲将之撕碎。把碎片抛撒在她们狭小的房间里。她的眼睛里含着泪水,脸红彤彤的。她直视着他,任纸片飞落在身上。

“你怎么那么物质?能不能有一点精神层面的享受?”

“你说过多少遍了?我早出晚归上班,挣的钱还不够交房租。你成天窝在家里搞精神享受,也不见你搞出什么名堂。”

这话不假。李晴在私立学校上班。私立学校课多任务重工资低是出了名的。要不是没出路,她也不会去的。

韩超还想说什么,但是他忍住了。他显得很无奈。转身双手抱头扑在桌子上。大约有一分钟时间,他抬起头。李晴仍然站着不动,飞落的纸片仍然在她肩头。

“对不起,晴。”

李晴眼睛里的泪水好像决堤的水,大滴大滴往脸上流。她哽咽着,好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要的不是对不起……”

韩超伸手扶她肩,她挣开他的手,躺倒在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

韩超轻轻地把厚厚的《海子诗全集》摆放在桌子左上角,望着窗户陷入沉思。

他们从高二开始恋爱,到现在已经整整六年了。

三年高中,他们是幸福甜蜜的一对。逛街游公园,形影不离。他们像冬季的海鸥,飞翔在幸福湖畔。就是在那时候,韩超喜欢上了诗歌。而李晴也以自己有一个热爱诗歌的男朋友为荣。他于是常常写诗表达感情。他的一首《荷》,曾叫李晴为之心醉。

 

我是流淌在峻岭崇山中的一条河

你是河中央一片沙洲

我以我矢志不移的力量

将你侵蚀

将你

一点点融入怀抱

当沙洲消失的一瞬间

就是我们的爱情

永恒的时刻

 

同学们都很佩服他,认为他是一个有才华的人。当然,同学们也很羡慕李晴有一个这样的男朋友。语文老师很看好他的诗才,常常鼓励他。

高考,他写的作文是一首诗。

当成绩出来时,他的分数出奇的低。就连学习一向不如他的李晴都高他十分。同学老师都替他难过,感到惋惜——李晴更是如此。他却十分平静,只连玩带笑地说了一句话:“高考简直是在埋没才华。”听到这句话的人很多,不过记住的估计只有李晴。

他和李晴相约填报了本省一个专科师范学校,专业都是汉语言文学。不久之后,他们都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进了大学,他的才华得到了进一步展示。在学校里,他成了小有名气的诗人、才子。而他和李晴的爱情,更像是才子佳人的完美结合。清纯的脸蛋和曼妙的身材,都把她彰显得美丽十足。

这一对恋人,着实让不少人羡慕不已。

就在他沉浸在爱情和诗歌给他带来的双重幸福时,三年时光结束了,他毕业了。

外面的世界和学校的差别真大——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它是真理,韩超毕业后就深深地体会到了

他们两都没有考取教师。公务员的笔试成绩和进面试需要的分数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他们两只好到省城,租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屋子,退出“伸手派”行列,开始自谋出路。韩超给好几家大公司投了简历,结果音讯全无。无奈,他只好到一些小公司应聘。但是结果要么是人家看不是他,要么是他看不是人家——前者居多。他只好宅在小屋里,做起了“宅男”。他仍然坚持写诗,并且将自认为得意之作投往杂志社。

李晴一开始不在私立学校教书。她在一个商场里卖服装。这是一个专门为有钱人提供高档物品的商城。她所在的服装部卖的都是高档时装。

去应聘那天,考官看了看她的资料,又重新量了身高和三维,随意问了她几个问题,就叫她回去等候电话通知。两天后她接到电话,她被录取了。其实,连她自己也知道,她就是因为长得漂亮才被录取的——与所谓的应变能力、口才没有太大关系。

李晴从此早出晚归,就连属于自己的休息日她也放弃了,她唯一的目的就是多挣钱。而韩超却显得清闲多了。他寄给杂志社的那些信就像是投进大海里的一粒小小石子,连一点点涟漪也没有激起。开始他还为此烦恼,但时间长了,他就觉得无所谓里。他常常说:“我看淡了!”事实上,他去寄信的次数也逐渐少了——他改在博客上写诗。有一个晚上,他和李晴躺在床上,他对她说:“我如今有了博客,就会有更多人读我的诗,就会有更多人认识我,看到我的才华。在不久的某一天,有人会找到我,主动要求出版我的诗。哈…哈…那时候我就是真正的诗人。我要做海子那样最纯粹的诗人。”

李晴显然是累了。她把被子压在下巴底下,看着韩超,眼神是慵懒的。

“你能不能别做诗人梦?”她说。

“你说什么?你说我在做梦?”李晴是第一次反对他成为诗人,所以,他的语气里透着惊奇也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

“我是说……你该去找个工作了,成天混也不是办法。”

 “我一定会成为诗人。工作我自然会找。”

那晚,他们无言。

第二天傍晚,李晴下班回到家。韩超将白天写的诗递给她。李晴把信笺放在桌子上,谈谈地说:“我现在很累,晚点再看。”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平淡无奇。每个人都在忙自己手头的事情,也许匆匆擦肩而过,但也仅仅是擦肩而已。韩超继续着他的诗人梦想,整天泡在电脑前,在博客上写他的诗。博客的访问量很低,偶尔有人给他写评论。使他高兴的是,大多数评论都说他的诗歌很有“味道”。

有一天晚上,已经九点了。李晴的电话响了,她在卫生间洗头,韩超就替她接了。说话的是一个男人,韩超一开口,他就把电话挂了。

“他是谁?”李晴站在镜子边察头发,韩超问道。

“一个客户。”

“客户?这么晚了还联系?怎么听到我声音就挂了呢?”

“……”

李晴感到自己的脸上热辣辣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说。

“其实……也没什么。他就是对我有意思,想追我。不过我拒绝了他。”

“条件不错吧?”

“三十出头,开奔驰。离婚单身。”

“了解的很全面啊?”

“你啥意思?你什么意思?”

“你说呢?”

“我告诉你,我拒绝了。你不相信我?”

“不是。只是你这些天的态度……很冷淡。”

“冷淡?你要我每天下班后面带微笑做饭给你吃吗?我也是人啊!我会累的。冷淡?亏你说得出口。怎么样才不冷淡?如何才合你的心意?”

“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你说说,那是什么意思?”

“要不……就别在那里干了。我知道你爱我,可是和顾客发生矛盾终归是不好。别干了好不好?”

“你吃醋啦?你成天呆在家里,我不干,咱两喝西北风吗?”

“你不信任我,是不是?”李晴继续说,“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有本事你自己出去找事情干!”

“好,随便你,随便你,咱们两各过各的。你去吧,你爱跟谁跟谁,没我什么事情。”

李晴哭了,躺在床上。

这是他们第一次吵架。这么些年了,韩超从没有感觉到有如此压抑。那晚,他们谁也没搭理谁。李晴第二早照例早早上班了。韩超起床后就在博客上游逛。那天,他遇见一个叫“寻梦”的网友,她在自己的诗歌下留了大段的评论。

韩超看着诗歌下的评论,十分欣喜。他想,在这个茫茫网络世界里有一个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是多么难得。而眼前这个“寻梦”显然是被自己的诗歌打动了。他立即给了回复。半小时后,博客显示有消息:“寻梦”发来了她的QQ号,说是愿意在QQ上交流。他怀着莫可名状的心情加“寻梦”为好友。

简单地问好之后,他们立即进入了诗歌这一主题。而这一聊便是两个小时——直到下午四点。如果不是“寻梦”说她要去买菜,他们的聊天还会继续。

那天,他们谈了好多好多,关于诗歌、关于工作、关于人生、甚至关于爱情,而以诗歌尤多。

寻梦说:“我住在K城。”

寒潮(韩超的网名):“我也是啊。咱们蛮有缘。”

寻梦:“说不定我们曾经千百次擦肩而过。”

寒潮:“哈,哈!也许吧!”

寻梦说:“你喜欢谁的诗?”

寒潮:“我喜欢海子。他是中国最纯净的诗人。”

寻梦:“我偏爱徐志摩。”

寒潮:“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这是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寻梦:“哈哈,是啊!我还爱泰戈尔。“

寒潮:“他的诗歌我读的也很多。我非常喜欢他的《吉擅迦利》。”

寻梦:“这本诗集我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中文英文我都读,总有一百零几遍了。哈哈。”

寒潮:“你比我厉害,我的英语可差了。”

寻梦:“哈哈。你别夸我,我容易骄傲。”

寒潮:“嘻嘻。我还爱读普希金的诗。”

寻梦:“现在像你这样喜欢诗的男孩可不多了。像你一样能够写诗的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寒潮:“我爱诗歌,读的多了,就想自己写。”

寻梦:“还是要有天分的。我就写不出来。我很佩服你,甚至崇拜你。”

寒潮:“我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

寻梦:“看你的博客好久了。总觉得你是一个忧郁的人,感情细腻,很会体贴人。”

……

……

六点半,李晴买着菜回到家。韩超离开电脑,站在书桌前翻看以前的稿子。

饭做好了。李晴盛满了自己的碗,也不管韩超。韩超洗洗手,自己盛一碗,埋着头吃。李晴吃完,也不收拾饭桌,自己登陆QQ只管聊天。韩超只得收碗洗碗。

夜已深。一张床上躺着的两个人都没有入睡。黑暗里,彼此都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声。而空气里是死一般的沉寂。

“我们和好吧!昨晚的事情,对不起。”很久了,韩超才开口。声音低沉。

“别说对不起,感情到了说‘对不起’的地步就没多大意思了。”李晴淡淡地说。

韩超和李晴冷战已经三四天了。李晴早出晚归,韩超则在网络上与“寻梦”神侃,两个人聊得是不亦乐乎。每当李晴下班回家的时候,韩超才会从网络的快感中醒过来。这时候的他觉得应该打破他和李晴之间的隔膜,但他又找不到合适的言语。2

晚饭时分。李晴给韩超盛了一碗。

“我们别这样了,好吗?”韩超在心里思量了好久,才说出这句话。

“如果你答应我出去找工作,我就答应你不在商场上班。”

“你打算打哪里上班?”

“我会重新找。你别在家里闲着了,出去找找,总会有的。长时间闲着不是办法呀!”

“我不是不想工作,只是没有合适的。”

“你能不能好好掂量一下自己?自己也仅仅是一个专科生,眼光放第一点,先做着,再图进一步的发展。”

“专科生怎么啦?专科生就不可以干大事情吗?这是个什么社会?”

“你不是很爱书吗?图书批发市场里招工挺多的。你去看看吧!”

“哦……”

韩超在图书批发市场里只干了两天就不干了。原因是老板叫他搬书,他搬不动大捆大捆的书。

网上,“寻梦”问他为什么没有上网,他说:“我去体验生活了。不懂得生活的诗人是一个蹩脚诗人。”

后来,在李晴的催促下,韩超又到数码城上班。

李晴说:“数码城不用干体力活,挺清闲的。相对来说,工资也要高一点。”

培训一个星期后上班。干了三天,他就被解雇了。原因是他在为顾客取数码相机的时候把相机摔坏了。老板让他赔偿,他说没有钱。于是他就被解雇了。

李晴在K城城乡结合处一个私立学校里找到了工作。她带三年级班。如果没有迟到请假旷课,一个月可以得到一千二百块。

“到我们学校吧!昨天刚刚走了一个老师。”韩超被解雇后,李晴平静地对他说。

“我这一辈子,”韩超很愤怒地说,“不进公立学校,就绝不教书。一个男人,干嘛要到私立学校耗费青春。”

“可是……”李晴没有再往下说。

韩超依然泡在网络上,与“寻梦”聊天。他仿佛觉得,只有在网络上,他才能找到他的价值;他仿佛觉得,现实的一切乃是 虚幻的,而网络才是真实;他仿佛觉得,自己真的成了一个诗人——日思夜想的诗人。

“我在书店看到一本海子的诗集。”寻梦说。

“什么样的诗集?我有一本《海子的诗》。”

“不是你那种版本。我看扉页,说是至今收录海子诗歌最全面的本。书名就叫做《海子诗全集》。”

“多少钱?”

“八十八!”

“哦,这么贵啊。”

“也不算贵。精装,一千多页呢。厚厚的一大本。见了书你就知道了。”

韩超去了书店,用李晴拿给他买菜的钱买了《海子诗全集》。

于是……

“你以前从来不反对我写诗。我要做什么事情总是支持着我。那时候的我们是多么甜蜜啊!记得我买那本《普希金诗选》时候的情景吗?我从书店里买来,你拿着书兴高采烈,并在扉页上写下了优美的题词。你还记得你写的是什么吗?”

李晴无语。

“我记得,你写道:让我们在普希金的词句中畅游春天,一万年都不觉得疲倦。那是多好的日子啊!浪漫、幸福。哎……外面的世界和学校的差别真大。离开了学校,一切都变了。”

“都过去了。咱们毕业一年了,恋爱都已经六年了。听说过时过境迁这个词吗?”

有一天中午,李晴忘记带手机,中午放学后回家取手机。进门之后,发现韩超正在和谁视频聊天。她正要去看,视频突然被韩超切断了。

“你在干什么?”李晴问。

“你为什么这么早回来?”韩超问。

“不可以吗?你刚刚和谁聊天?”

“哦,是一个朋友!你吃饭了没有?”

“吃过了。我手机忘记了。来取手机!”

“还回去吗?”

“是的,这就走。”

“晚上别忘记买菜啊!”李晴临走时叮嘱道。

韩超是在和“寻梦”视频聊天。对方是一个清秀文雅的女孩。李晴走后,他们继续聊。

“刚刚为啥断了呢?”“寻梦”问。

“不小心碰到了插座,断电啦。”

“有空见个面吗?”

“好啊。”其实韩超早就想提这个问题了。

“在哪里见面呢?”韩超迫不及待地问。

“哎哟,我妈妈叫我呢!晚点电话联系。就这样,886。”

“谁是寻梦?”已经晚上九点了,韩超出去上厕所。回来后,李晴板着脸问题。

“怎么啦?”

“中午你是不是再和她聊天?”

他看到李晴手中拿着他的手机,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不去上班是猫在家里和美女聊天。你够狠的。我哪一点对不住你?”李晴生气了。眼睛瞪得大大地,似乎是要冒出火焰。

“我干什么啦!”

“你自己看。”她把手机塞到韩超怀里。

是“寻梦“发来的信息:“想不到你是一个帅帅的才子。明天一点在C湖连心桥上见。不准迟到。”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仅仅只是朋友。”

“我知道,我明白,我和你也仅仅只是朋友。”

李晴穿起鞋子,抱了一件外套。一边开门,一边说:“你爱跟谁约会就跟谁约会,咱们两就这样吧!”说着就跑了出去。韩超愣愣地站着。等他反应过来,追出去时候,李晴已经没有了踪影。打她电话,无人接听。

  评论这张
 
阅读(89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