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控—冯玄一

古人未死,抬头可见相似。 吾道不孤,不必定指今人。

 
 
 

日志

 
 

随感之五八:七月记事  

2011-08-08 22:45:36|  分类: 散文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感之五八:七月记事

就从公务员考试写起吧!

这次公考,通过笔试,进入了面试,当我准备好材料,怀着激动的心情去参加资格复审的时候,人家告诉我,工作年限不满,不能参加面试。所以,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资格复审那天,人很多排了很长的队。

夏天的太阳,刚升起来就热辣辣的,烧灼着皮肤。

公考笔试挺难。竞争大。所以,能够站在这里参加资格复审的年轻人,都是很了不起的,都是考试的精英。我呢?上天跟我开了个玩笑,所以我也能够站在精英队伍里。

三月份报名完毕,我开始看厚厚的教材,开始做题。一个一个夜晚,在台灯下用功。这时候,每每想到“聊斋”式的故事,也希望从窗子里飘进一缕青烟,化作一个美人……我在夜晚总爱想入非非——我庆幸自己一直保持这种孩子式的想象,对生活充满热情和兴趣。在我看来,明天永远充满魅力,因为我不知道明天将会发生什么!

我并非第一次参加公考。在这条路上我是一个老手。08年我报了名,但没去考试。两个同学在文山开了两个双人间等我。得知我不去,他们只好一人住一间。他们狠狠地埋怨我不守信用,因为我答应请他们吃烧烤。我还想去吃跳水兔——很辣的那种,叫三瓶冰啤,那味道爽呆了。可惜,我到现在也没有吃到想吃的跳水兔。那两个同学,其中一个在昆明见过一次,另一个至今没见过。他很快就结婚了。请帖已经发到我手里。可惜正好是上课时间,我要再一次爽约了。世事无常,一次分别,就真不知道何时再见。据来昆明的同学说,卖跳水兔的馆子早已关门,原地现在是四川人开的猪脚火锅。

09年第一次参加考试。考试在八月份,刚好是读函授的日期。我只好牺牲函授课程去看书、做题。在一个大教室里,我遇见一个女孩,是民院的研究生,已经毕业了,正忙着准备考法院。她是临沧那边的少数民族,皮肤黝黑。她男朋友在师大,所以她也到龙泉路这边看书。我跟她在一个教室里相处了两天。第三天我就换地方去图书馆自习室了。她很幸福,每到吃饭时间,一个帅气的男生就提着盒饭推开教室门。于是,喷香的气味弥漫在整个教室。

楼道走廊上,有一个宣传栏,主题叫“求职大家写”,上面贴了很多纸条,大多是女生的笔迹。内容很有意思。

“钱不是问题,没钱才是大问题。”

“在城市工作,在城市生活,在城市扎根。”

“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要选择城市这片天。”

10年我一共考试两次。一次是三月份的省公务员考试,一次是八月份的政法干警考试。我为这两场考试花了很多心思。很用心地看书。但结果仍然同第一次一样,没有面试资格。为此,我曾倍感失望。细雨濛濛的旁晚在草地上狂奔,任由雨水沾湿头发和脸颊。有好几个夜晚,我都使劲地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最后我还是安安静静地回到床上,打开台灯,在温暖的灯光下读《爱与孤独》。八月份考政法干警,我在理工大莲花校区。中午在幽深的树林里休息。一个年轻人走来攀谈。

“早上考得如何。”他问我。

“没感觉。”我无奈地笑笑。

“没意思。即使进面试,没关系顶屁用?你有关系么?有关系好办,一句话的事情。”

我没说什么。

八月天爱下雨,地面潮湿。这给毛毛虫们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它们在地上爬来爬去。我不知道他们是要爬到哪里,是选择伴侣还是寻找食物?

那老兄见我不说话,起身走了。我一直相信,这世界,有阳光的地方总比黑暗的地方多。有人说我幼稚、太天真。我不否认这一点。但是,我们应该对这社会有一份责任。从有阳光的地方开始,为了使光照亮黑暗尽力。首先,要从自身做起。我最气愤那么一批人,他们走关系钻后门成功了,却又叫嚣社会黑暗。只要年轻人都不向那个方面想,都有胆量面对竞争者,即使失败也无所谓,那么这社会就会大不同。

考试对于我是一种无奈,但考试对于整个社会是一种进步。

第四次考试,在刚刚过去的四月。

那是一个星期天,早上雨很大。我在塘子巷下车,步行。没出公交站太远,一辆白色轿车就从路上飞驰而过,把路面的积水全部溅我身上。

考试结束,我怀着郁闷的心情离开。已经是下午四点半,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车窗上结了一层水珠,我把脸靠上去,湿湿的、凉凉的。窗上出现一个不规则的圆,那是我的脸。

四次考试,结果都一样。现在,我必须好好反思一下,我为什么要考公务员。

公务员是为人民服务的,我是为这个目的而去的吗?压根不是。

08年那次报名,是因为毕业后,考公务是找工作的一个方式。除此之外,可以报考教师在内的事业单位,还可以去打工创业。所以,当我考取教师后,就不再参加考试了。那09年、10年、11年我为什么还要考呢?我已经有工作啦!

是因为自我的迷失而导致的跟风。

在人生旅途上,我已经迷茫了。失去目标。别人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已经没有自我了。多次的失败,让我有了反思的动力。

我是独一无二的——不可替代的,我的思想,我的所作所为,应该出自我的内心,而不是跟风随潮。我应该有自我原则。

七月是个美丽的季节。荷花开得很艳丽。翠绿的荷叶像裙子一样衬托着高雅的花朵,向岸上的人们展示迷人的风采。每年的七月我都会去翠湖走一走,今年的荷花没有去年多。去年很茂盛的地方,今年都很稀疏,连花都不见。倒是湖里多了许多水葫芦——听说是引进来净化湖水的。今年我在昆明的时间比往年多,去翠湖的次数却很少。有时候想去,又懒懒的,没有了那种心情。翠湖边上那些高大的上了年纪的树木,有笔直的,也有弯曲的。是它们制造了绿荫,让人类可以享受清凉——这种自然最宝贵的馈赠。它们之中,我最熟悉的是桉树。这种树长得快,很受农民们亲睐。我家乡到处都是桉树。所以我对它有某种亲切感。不过,它秋天的落叶铺在地上,会给环卫工人造成不便。

翠湖边上有一栋特立独行的建筑,你仰头就能够望见。那就是云南省图书馆。我很喜欢的一处地方。整个七月,前半月,白天我大多数时间是呆在里面。做题看书准备考事业单位,也看都德的小说。做题烦了,就到电子阅览室里侍弄博客,回复一下博友们的留言。还会去各个借阅处看一架一架的书籍,摸一摸,遇上新到的图书,就闻一闻,那油墨香味是我的最爱。

整个七月,省图有两次展览。第一次是监狱系统职工书画摄影展,第二次是云南省书画小品展。我都去看了。我对于书画摄影是一窍不通,我进去就只能看热闹了。但事实上并不热闹——也许是我大多中午的缘故,有一次偌大的展厅里竟然只有我一个人。

有一天早晨,一个老头在大厅桌子上展示书法。他是监狱系统的人,退休前是个领导。他的名字我忘记了——当时记得很清楚,但是现在怎么也想不起。老头写字,有个花圈很高的高个子男人就在旁边叫好。他每写一个字高花圈就要惊叫一声“好哇……”当他整幅写完,高花圈带头鼓掌,其余包括我在内的十来个人也跟着鼓掌。

求老头写字的都是监狱系统职工。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带着大墨镜,皮肤红润。她事先跟高花圈打了招呼,高花圈就跟老头介绍,说女子也是某某监狱的,是某某领导的女儿。这时候女子就笑容可掬地求他写字。

“写什么?”老头在问胖女子,眼睛却环视周围看热闹的人——包括我。

“您即兴发挥吧!我挂在客厅里。”

“写草书,老先生草书了得。”高花圈一边铺纸,一边给胖女子出主意,也顺便让老头听到。

老头蘸饱墨,挥毫下去,几个大字便在跃然纸上。我仔细辨认,才看出那是“家和万事兴”五个字。

老头六十多岁,个子矮,提一个大水杯,总是微微笑着。

第二次展览,我已经在师大实验中学听白云老师讲如何写论文了。中午,天气很热,展馆空空的。展览的前言说如今大尺度的画流行的原因是画的价格以尺寸计算,故而争相求大。紧接着说了好多小品的妙处。但是我看完之后,仍然觉得尺寸蛮大,并且装裱非常讲求。看下来,我怀疑自己不是在看画而是在看包装。

置身众多的书画间,心情会很平静。之前因为公考而引起的不开心便渐渐淡去。

说起白云老师,我们都觉得他讲得课很好。也不点名,也不批评迟到,自己提前到教室。他说:“我是很守时的。”他的确做到了。他的研究领域是史学批评,中华书局邀请他注释《史通》,他最近正在做这个事情。

函授学习要持续到八月八号,到那个时候,天气也许会凉爽一点儿,我可能会去西山游玩。

  评论这张
 
阅读(75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