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控—冯玄一

古人未死,抬头可见相似。 吾道不孤,不必定指今人。

 
 
 

日志

 
 

随感之五O:夕阳下山的时候  

2011-07-15 08:39:52|  分类: 散文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感之五O:夕阳下山的时候

晚饭后,时间还早,想练习毛笔字,可是心绪懒懒的,没有心情摆弄笔墨纸砚。转而想,看《童年》吧!或者《围城》也好,都是好书,在夕阳下山的时候,正好可以感受文字间作者的智慧!随手拿起《童年》,翻开,可又不知道该从哪儿看起!左思右想,拿不定主义,只好放下。双手托着腮,望着窗外嫩绿的树枝出神。大概有三两分钟时间,脑子里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状态,这与“发呆”不同。发呆是因为思想专注于某一件事而忘却其余。而我此时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空白一片:我的大脑被清零了。忽然,脑子里的东西又都恢复了,并且立刻出现一个地方:火车路。随之而来的想法是:夕阳下山的时候,走在枕木上,沐浴着余辉,应该别有一番韵致吧!肯定有韵致!也不多想,关了门就朝村外走。

那是一条废弃的铁路,腐朽的枕木托着两根满身锈迹的铁轨。铁路上长满了野草,长势较旺盛的已经盖过了铁轨。两条铁轨不知道延伸到什么地方,似乎就没有尽头,只是一直向前,也不知道目的地。

时间已是傍晚,夕阳还没有被群山吞没。在田间劳作的人们都扛着锄具归家了。他们劳累了一整天,完工了,脚步也轻快了许多。一头两头的老牛在主人身后悠闲地走着,慢吞吞的。它们脖子上的铃叮、、、叮、、地响,声音悠扬清脆。眺望村庄,树木掩映间,青灰色的屋顶上蒙着一层似有非有的淡淡的青烟,这个小小的村庄就在虚无飘渺之间。远处起伏的山峦朦朦胧胧,在夕阳的余辉中,那弯弯曲曲的线条显得更加柔和了。此时的夕阳已近山,天空浮着的云彩在它的光辉的映照下,色彩美极了。我想描述一下那色彩:但仔细一想,有不知道用哪个词:金色,太笼统;橘黄色,不够准确;绯红色,太抽象——无论用哪一个都觉得不适合。不用浪费太多时间思索用词,任何词语都无法反映真实的事物,更无法反映人的思想,正所谓“言语道断”,我暂且用“绯红”来描述吧。那绯红的云彩浮在天空,就像少女恋爱时脸上因为娇羞而泛起的绯红的晕圈儿,迷人极了。

我一个人在铁路上慢慢地走。几天前,我喝了一点儿酒。晕沉沉的无法入睡。于是就到这废弃的铁路上散步。那晚月光皎洁,清辉洒遍了大地。夜鸟在树枝上快乐地鸣唱。那夜我晕乎乎,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想了些什么!现在,我很清醒,身心放松,面对着夕阳,我感到十分快乐。

我很小的时候就走铁路了。那时候,妈妈拉着我走,一步迈一个空格还很吃力——迈完一格要停下,换脚,再迈下一格。这样走太慢了。妈妈总是拉着我的一只手,怕我摔到。但是,也有不拉的时候:她朝前走五六格,停下,面朝我,说:“快点,来追我!”我就使劲迈步,一心想着向前。上中学了,我的脚长长了,个子长高了。我一心想着向前,总是一步跨两格。但是很奇怪,这样走却没有一步跨一格快。出于孩子好挑战的心里,我不再走枕木,而是走铁轨。刚开始身子不稳,摇摇晃晃,走不了多长就要掉下来,重新开始。但走的次数多了,也就稳了,一段时间后居然还可以边走边看书。那段时间,傍晚十分我常在火车路上看书。但是那条路上有火车跑,妈妈不让我到火车路上。

现在,在这条废弃的铁路上,不用再担心会出意外。但我却很少来。我的宝贵的傍晚时分常常被生活中无聊的琐事耽误。如今,若是傍晚到铁路上,我已不再跨两格,也很少走铁轨——偶尔走,也走不稳了,走几步就要掉下来。现在我慢慢地一步一格地走,在蓝天夕阳中,享受一段宁静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79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