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控—冯玄一

古人未死,抬头可见相似。 吾道不孤,不必定指今人。

 
 
 

日志

 
 

随感之四六:监考纪事  

2011-06-29 17:58:34|  分类: 散文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感之四六:监考纪事

今年的中考提前了,时间是6月15日16日和17日,刚好在高考后一个星期,也刚好遇上端午节。我本想趁端午三天的假期回家,可是因为中考而未能成行。现在中考已经结束一段时间了,我也有空闲了,于是稍微理思绪,把这次监考的琐事记录下来,以备日后回忆。

一、行程

金所一共选派教师及领导75人到马街监考,56人是监考教师,其余有的是巡视员,有的是相关领导。这70多人中,有多少小学教师,多少中学教师,我没有作具体的统计。不过,56名监考员中,有一半是小学教师。因为每个考场两名监考员,其中一人是中学教师,一人是小学教师,这是搭配好的。

6月13日中午一点,所有监考员在金所中学会议室开会。会议第一项,中心学校杨校长讲话。在此我不必记录他讲话的内容,即使作一个大致的概括也没有必要,因为一切领导的讲话都不会成为回忆的内容。第二项是中心校领导陈老师分派考场。(我只知道陈老师是领导,常到我们小学检查工作,指导教学,具体是什么领导,我就不知道了。)我被派在1972考场,我的搭档是金所中学的英语教师。会议第三项是中心校李老师宣读《考场须知》《注意事项》《监考守则》,全部监考人员签订《监考责任书》。下午两点半,全体教师乘客车,望马街出发。(一共是两辆客车,四辆轿车。)两个小时后,也就是13日下午4:30,我们到达马街。住在一家叫做多快好的旅社里(这旅社的名称到底是“多快好”还是“好多快”,到现在我已经记不清楚了)这家旅社兼办饭食——专办婚庆类的饭食,可以容纳好多人。我们就在这个旅社里又吃又住了。6月17日,晚上7:30,我们全体教师从马街返回寻甸,9:30左右到达县城。

二、马街印象

马街这小镇,在寻甸除仁德镇外最发达的一个镇。在教育领域,它和羊街、仁德是属于一类区,金所是二类区(现在金所并入仁德,所以我们才有机会到马街监考)它是交通枢纽,过往客商十分频繁。

我的一个同学去年9月份到马街工作。当我知道她在马街后,第一个反应就是那儿太远了。的确远,并且路极险,多弯道。若司机稍不留意,轻则撞在石崖上,重则飞入深涧,尸骨不存。但是,一路景色十分迷人,满山的树,那个绿呀,真叫人心醉。绿的树叶间忽然出现了花,红色、白色点缀着,大地在这里见不到一点儿真面目。

马街城边有一条河,河两岸是新修的小坝(河上横着一座桥,桥头有一碑,上面有“以工代赈”几个大字,下面还有些小字,是修坝的目的及竣工时间。见到“以工代赈”,我立刻想到罗斯福新政,立刻想到了东川的”以工代赈”办公室)到马街第一个晚上,他们都去打麻将了。我到街上找书店,七转八弯,走到了城边的小河。于是沿河岸散步。天空有夕阳,有晚霞,空气纯洁清新,烤烟、玉米经了雨水的滋润,绿油油的,长势正旺。在这样的地方散步,心情好极了;在这样的地方散步,是可以思索人生的。这地方本来已经达到完美了,但是仍然有缺点,那就是水太浑。浑浊的水令人恶心,何况这条河里的水简直就是黄色。另外,有人骑摩托飞速经过河岸,一则那尖厉的犹如母猪嘶声力竭般怪叫划破了静谧的空气,二则那飞速驶过的摩托车随时威胁着散步者的生命。河岸本身就窄,若是飞速的车驶来,那个陷入沉思的人必定摔到河里:好的结果是,他为了躲避车而主动跳下河,坏的结果是他被摩托车撞下河。

端午节那晚,也就是16号傍晚,我和同事到河岸散步。那晚天气不好,乌云密布。那是一个没有夕阳的傍晚,我兴趣全无,走了一小段路就回旅社了。

上文说过,刚到马街那晚,我曾在街上找书店。是的,我找了很长时间,走了很多路,就是不见有书店。我很失望,第二天又找,也没找到。同来的一个中学老师曾告诉我,在公安局(派出所)附近有个一书店。我到了派出所,仍然没有看到有书店。在路上,我拦住一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问他哪里有书店,他说不知道。回到旅社,我对同事说:“马街竟然找不到书店!”他用讽刺的语气质问我:“你怎么就知道逛书店?除了看书你还有别的追求吗?”我无言以对。

据传闻,这个镇子,不久将会被改作县级经济开发区。

三、监考日程

15日,周二,上午语文,下午化学

16日,周三,上午数学,下午政治

17日,周四,上午英语,下午物理

教师不准带手机进入考场,也不能在考场里交谈、看书、看报,也不能在考场里频繁地走动。必须做着。闲坐是最无聊的。开始,我默背《三字经》《千字文》,默背以前熟悉的诗词,这样时间也稍微过得快一点。后来都背烦了,就直接数脉搏。

在考场里,幻想是最容易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了:天马行空地想。想自己的未来,想别人的未来,甚至想人类的未来、地球的未来。你就对着一个点——墙上某个顽皮学生涂抹的一个黑点,想,想它是一个洞,很深、很黑,洞里住着一群人,那里的人不用考试,更不用监考——或者那里干脆就没有学校。那里的孩子整天都在草地上游戏……如此一直继续下去,必定会有一个生动而美丽的故事。

教师不敢违抗领导的命令,把手机都留在了办公室;而学生却敢于打破陈规,带着手机进入考场。考试进行到最后半小时,他们无所事事了,于是就从袖子里摸出手机,在手机里搜寻“可用信息”。领导虽然强调要收缴学生的手机,但是领导在说了“必须收缴手机”这句话之后,紧接着就是一个转折“但是,处理问题要灵活,我警告大家,谁出了问题谁负责。”这句转折是最最重要的。谁也不敢冒险啊。因为“灵活”这个词到底该如何定义,那是一个难题!!什么才叫“灵活”?我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么就千万不要擅自行动。老子说了,凡事要“无为”,“无为而无不为”。

四、吃饭

我觉得,吃饭是件麻烦的事情。每天三餐,少一顿不行,这真叫人烦。倘若这饭吃一顿能饱三天——两天也好,那岂不很好:玩麻将到起点也不必想着回家做饭,看书写作就不会有肚子饿的烦恼,大街上也可以少去很多乞丐。

吃一顿管三天是不能够实现的。那么一天三顿吃饱了就可以了吗?不是的。还得喝酒。喝酒也不是坏事,那么用小杯子喝一杯可以了——这是强身健体的。NO,换大碗,非十杯八杯不能显示兄弟情义、同事情谊。好了,八杯下肚——或者四杯五杯下肚,就烂醉如泥了。烂醉如泥之后怎样呢?那么就在桌子上发泄一通——大声说话、骂人,甚至打架砸东西。那么发泄过后该干什么呢?该干什么干什么呀!能干什么呢?那么,我们的社会在天黑之后提供些什么活动呢?总结归纳起来也就这三项:唱歌、麻将、桑拿。

五、本次监考我听到的遇到的值得记录的事情

1、小黑

有一天晚上,一个派出所的队长请我的同事吃饭。同事把我也带上了。菜还没有上,那队长发话道:“各位,我在此先干一杯,表示敬意。你们就随意——吻一下也行。如果看得起我江某,那就一起干了吧!”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用“吻”这个字表示喝一点酒。这真是太贴切了。

江队长又发话了,

 “你们来到我的地盘上,找我,没我摆不平的事情。你们不知道我的电话?哦……那好办,拨打110就可以了。你只要说我的外号‘小黑’就得了,他立马就来接你。注意,我这个‘黑’字,不是红黑的黑,是黑社会的‘黑’。”

听了他的话,所有人都笑了。我害怕了——毛骨悚然,我吃了一个鸡腿,就偷偷溜走了。

2、天上什么最好玩?

某人问我:地上什么最好玩?

我答不上来。他又问我:天上什么最好玩?

我没有上过天,当然不知道!

他数落说:看来你缺乏男人必备的品质。

我很纳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地上麻将最好玩,天上嫦娥最好玩。

这个人把玩麻将和玩女人定义为男人的必备品质。真巧,两样我都不会,从未试过——也从未想去试。(当然了,跟老婆玩不在“玩女人”的行列。)

这两句话绝对是经典,它的写实性绝对不必《红楼梦》差!隐藏在这两句话背后的一个事实就是:当下男人最引以为快的两件事就是赌博和嫖娼。再进一步深究,它更反映出当下人心灵空虚的可悲状态。

3、猎人和兔子的比喻

学生用手机作弊,我已经看准了他把手机藏在袖子里。他再一次拿出手机时,我正要去收缴,我的搭档阻止了我。考试结束后,他对我说,

“考生好比是兔子,我和你好比是猎人。猎人在拼命地跑,是为了一顿美餐;兔子也在拼命的跑,为的却是逃命。我们把速度放慢些,失去的是美餐,却可以改变兔子的命运。”

这个比喻使我良久无言。我愿意将这个比喻告诉所有想吃野味的人。考场里仍有用手机作弊的考生,我没有再动收缴的心思。但我内心并不仍同这个比喻。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在作弊,因为监考的目的就是为所有考生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考试环境。

4、四句话

一个学生做完试卷后,在草稿纸上写了这样四句话;

饭后日当午,

麻将不靠谱;

三人无事做,

干脆斗地主。

谁说孩子的笔下就没有惊世骇俗之作?这就是一篇惊世骇俗之作。它通俗易懂,形象地揭示了社会现实,难道还不能成为经典吗?

本文写于2010年7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