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控—冯玄一

古人未死,抬头可见相似。 吾道不孤,不必定指今人。

 
 
 

日志

 
 

随感之二十八:没有人可以帮你  

2011-04-03 10:25:07|  分类: 散文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感之二十八:没有人可以帮你

初中的事大都忘记了!人总是要忘记一些东西——尽管你很不情愿。然而一件事我却不曾忘记,并且时时想起。它犹如一阵风吹过平静的水面,激起的波纹在我心里荡漾,时刻警醒着我。

刚上初一的我是个性格内向的小个子,不爱和别人说话。上课听讲,下课看小说或者趴在桌子上睡觉。我不会像同桌那样上课时用纸条和前排聊天,也不会在下课时站在走廊上和同学们谈论电影。现在想来,那时的我很孤独,我的每一点课余时间都花在一本本小说上,是那些书陪我度过一个个没有朋友的周末。我的语文成绩很好,然而数学却很差:每一次测试都不及格。期末也没有及格。第二学期的第一节数学课,老师点名批评了我,因为我是班级里唯一个没有及格的学生。到现在,我仍然记得老师的话:“就算你不为你自己,也不要拖班级的后腿。”不记得那时候的我是什么感受,心里肯定酸酸的——我想。于是,老师把我调去和数学考第一的学习委员王梅同桌。王梅是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学习特别好。我以前的同桌经常提起她,一个学期下来,我却没有和她说过话。开初的几天,我们都不说话,彼此按自己的方式学习:有点井水不犯河水的味儿!

有一个中午,我没有睡觉,一个人在教室里看小说。正在我看得很投入的时候,教室门开了,是王梅。她微笑着做下。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做下我就感觉到不自在。我第一次因为有旁人而无法平静地看书。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出我的不安。然而她先开口了,她问我家里都有些什么人,都是干什么的,我一一回答了她。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查户口式”的聊天。几天后,我们聊的范围广了起来,我把自己看过的故事都讲给她听,她教我做数学题。我们就这样成了朋友。我经常把我心里的事告诉她,她是第一个知道我快乐和悲伤的人。因为她,我变得爱说话了,朋友也多了起来。最奇怪的是,我做的题并不多,而数学成绩却上升了——第一次测试我得了七十分。

在快乐包围下,又到了期末。考数学那天,王梅做在我前面。卷子刚发下来我就发现有一个画图题要用到尺子和铅笔,但是我没有带——男生总是粗心。我把其余的题做完了才来考虑那个画图题,我发现这个题不但要画图,还要计算,而我一点思路都没有。我看见王梅的桌子上正好放着尺子和铅笔。我灵机一动,趁老师不注意,给王梅写了一张字条:

“把你的尺子和铅笔借我,顺便把画图题的思路也写给我。”

我期待着答案,但她递来的只有尺子和铅笔。我轻轻地推了一下她,给她暗示。她悄悄地递回一张字条,上面只有三个字:

“自己想。”

我把字条撕碎,暗自骂她自私,骂她不讲情义。

那题我空着,竟管我知道如果画出图来还是会得分。

一出考场,我就很气愤地问她,

“怎么不讲情义!”

“什么叫情义?我和你好,才叫你自己想!”

“自私……”

“随你怎么想。我不可以帮你弄虚作假。我和你好,才叫你自己想。”

她急匆匆地走了。只剩我一个人站在楼道里。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有种空空的感觉。

初二了,我和王梅依然是同桌。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但是我们的心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挨得近了,我们之间似乎隔着一层膜。我想去把那膜捅破,可我又没有勇气向她表白。几次三番我把到口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我的心眼怎么就那么小呢?这也许是孤独时候留下的“遗骸”吧!

不料,王梅却先说了。一个晚自习,她写了一张字条给我,说她假期天看了一本书,书上有这样一句话:在人生的每次考试中,没有人能帮你。

我很激动,心里充满了无限喜悦。我对她说:“谢谢,我们依然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好朋友还说谢?”

她笑着,看着我。那笑容是如此的美丽,使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评论这张
 
阅读(54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