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控—冯玄一

古人未死,抬头可见相似。 吾道不孤,不必定指今人。

 
 
 

日志

 
 

随感之六六:买书  

2011-11-05 20:39:19|  分类: 散文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买书实在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书,是一个朋友。偶遇朋友,更是一件喜事。

我有买书的癖好——“癖好”这个词,是女朋友送的,已经含有那么一点儿贬义了。每月工资到手,就去买一本。很平常地就走进了书店,高兴地走出书店。好书很多,工资很少,所以必须抉择——这多少让我知道一点人生道理:路很多,平坦的也不少,你必须懂得选择。

寻甸这地方,像样的书店就只有一个——新华书店,真是垄断了——但是多了也没用,唯一像样的新华书店,顾客还少得可怜。我很少在这里买书,但是我爱来这里逛——我爱逛书店,来这里,实在有点儿没办法的意味。假如这城里有某家成器的旧书店,我肯定就不来这里。逛书店,我是爱往旧书店里钻。那儿好玩,书籍多而且杂乱,要是找到想要的,价格是非常便宜的。旧书店为了节省开支,就在很小的店面里放了很多很多书,走进去,光线不太好,空间狭窄,真有种幽幽神秘的感觉,这才是最理想的书店。大书店里,灯光照得通亮,全没有了神秘感,书籍好像也就失去了价值——有人曾说我怪异——大概这就是证明。

昨天,我也不是专门买书的,下了班去城里。先是交网费。电信公司那个员工,态度特别好。或许她男友送了她礼物——甚至求婚,她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如同彩霞。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子(在这里,我很想用“女孩”这个词,可是又觉得她岁数大了点——也许比我还大;我又想用“姑娘”,又好像有点儿土;小姐是不适合的——本来这是最适合的,可现在变成了最不适合的;“同志”——女同志——这词曾经流行,现在也成了特指,变味了,也不能用;哎呀……我又感叹一回,我原以为找工作难,其实说话用词也挺难。)她仔细地给我讲了我现在使用的套餐是如何如何划算,我很高兴,尽管我不想听这些。我只想缴费完了走人。但我仍然很高兴,耐心地听她说完,并且频频点头。

缴费完了,走过一小——镇第一小学,那儿聚集了很多家长,孩子刚放学,书包都是大人背着,大人背孩子的书包,样子很滑稽。

进书店,看看分门别类的各种图书。人很少。有个孩子,像我一样东翻翻西看看。我走到他身边,他抬眼看看我,又去翻书了。

在一个书柜的最底层,我看到怀特的两本书《吹小号的天鹅》和《夏洛的网》。上海译文出版社,任溶溶译。都是中英双语精装本。这真是一次偶遇。我的老朋友怀特,我曾经看过他的两本随笔集,都不错的,很喜欢。我很想看他写的童话,曾到省图借《吹小号的天鹅》,可惜人家说我是成人,不能到儿童借阅处借书——而怀特的三本小说都被放在儿童借阅处。

这儿的两本,我都想要。可惜我的钱太少,只能买一本。我徘徊了好久,才决定买《吹小号的天鹅》。人呀,必须知道选择和取舍——尽管很难。收银员是我所熟悉的——不知道她对我是否有印象,大概没印象,因为我是逛的时候多,买的时候少。

出门,往一条街走。也不知道街名——我一向不知道街名路名的,这是我的又一个特点。道路正在施工,寻甸这些天到处在修路,工程蛮大——创卫了,要高形象工程了。对此我不能说什么,也真没啥好说的,形象工程也没什么不好,路修好了,总算解决了一点点实际问题。我来这里工作才三年,还不是住在城里,也就来买点生活品、书籍之类,偶尔洗个澡、买一注彩票。政府做事总不会错——这是绝对的。我穿过临时人行道,从县政府门前走过,在一个小吃店里吃蒸饵丝。我在这里吃东西,从第一次算起已经三年了。这里的东西真不错,特别是蒸饵丝。第一次吃就喜欢上了,以后常来。特别是没有电脑的日子。这小店正对着网吧。“上网上到肚子饿,过来吃碗蒸饵丝”一度成为描写我周末生活的最佳句子。刚开始是一碗三块,后来涨了五角,现在已经四块了。负责端东西、收碗的是个老大娘。和善得很,没事时候总是静静地坐在角落椅子上,她的年纪,七十朝上。她的儿媳,一个漂亮的少妇,笑容可掬,我很喜欢。而那个买水果的妇女,我就不喜欢——甚至讨厌。

那里大概是寻甸最大的水果超市了,她的摊子摆在进门右手边。她的香蕉要五块,我拿起一柄看了看,不想要,放好就走。她却朝我说:“不买你看什么看?”我很恼火,转身看看她,想,她怎么能这样呢?但是,我立刻就理解她了,她卖东西一天了,累了,困了。也许今天生意不太好,她就心烦;或许又恰巧撞上老公跟她吵架,儿子闹情绪不上学……有什么办法呢?做人不容易,做女人尤其不容易。想想我妈妈,每天在烈日下烤晒,在风雨中劳作,种出东西拿去卖,挑三拣四不说,价格还压得特低。生存艰难呀,每个人都一样!

在面包店买了个面包——只顾吃,没有注意名字,三块钱,味道好极了。我是第一次在这面包店买东西,想不到所得那么值。这种事在我是很难碰上的。上周末买猪肉,40块钱,拿回来炒了吃,觉着不是味道,给懂行的人一看,告知曰:此乃病猪肉。只好丢出去,便宜流浪狗和猫咪。

等了吃一个面包的时间,公交车就进站了。我带着心爱的书籍,返回学校。天慢慢暗了,天空飘着几朵云,西边是彩霞,灿烂得很。

2011年11月

 

追风少年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